威尼斯官方网站平台|点击进入

校园生活SCHOOL NEWS

威尼斯官方网站平台 >校园生活>青春艺苑

青春艺苑

袅袅水边柳
时间:2019-08-27 20:20    发布者:校团委    浏览量:69

柳,生来要住在水边的。

  住在水边的柳,一如嫁进好人家的女子,可淋漓尽致地展现其美,其媚,又平添几份灵隽之气。

  “婷婷小苑中,婀娜曲池东。”“风慢日迟迟,拖烟拂水时。”“冉冉池上烟,盈盈池上柳。”“池上柳依依,柳边人掩扉。”“岸南岸北往来渡,带雨带烟深浅枝。”诗里的柳,都湿润润,水灵灵的。

  喜欢柳。喜欢水。喜欢在枝条婆娑的水边行走,恍若走进一首诗,一帧画。走进一段如诗似画的美好时光。

  老家水多,柳多。老屋西面几十步远有个大坑,坑里满是水,水边满是柳。春风拂过,水面开满细碎的纹儿,枝条绽出青绿的芽儿。又一阵春风,水波欢快地绽放,绿芽撒欢儿蹿长,压弯枝条,一口一口亲吻着水波。鱼儿跃出水面,柳和水依然不管不顾,厮磨缠绵,鱼儿无奈着,潜入水底去了。

  鸭儿来了,鹅儿来了,一群一群,跩进水里。钓鱼的娃儿来了,家南,家北,家东,家西,潮水般涌向坑边,手里挑着根棍儿,棍的那头系着一条绳,绳的那头吊着一只罐头瓶,瓶里装着蚯蚓,或蚂蚱,或浸过香油的馍渣。

  我闹着给母亲要钓具。母亲说,掉水里就活不成了,有空我带你去钓。

  是个黄昏,微微的风,朦胧的天气,空气里氤氲着淡淡的香,似有若无,多么新奇和美好。我一手挑着钓具,一手拽着母亲的衣角,快步来到坑边。将罐头瓶沉进水里后,我和母亲坐在水边,等鱼入瓶,不停地说着话。钓了几条小鱼早就忘记了,但我记住了姜子牙钓鱼的故事,记住了母亲怡然闲适,快乐幸福的脸庞和神情,一如水边摇曳的柳条儿。

  我使尽招数,母亲终于同意我一个人去坑边,嘱咐我,去水浅的北岸。我变成一只欢快的兔儿,一口气蹦跶到坑边,看水,看柳,看鸭儿鹅儿,看鱼儿虾儿,看蝌蚪,蜗牛和蜉蝣。每天都看,半晌,一晌,没个够。

  一天,在坑边走,前面不远,水底有个白生生圆润润的物什,若隐若现。跑过去,连忙按住胸口,我怕心从喉咙里蹿出来。水底竟然躲着一只大鹅蛋。强压住震天动地的激动,找来一根干枝杈,将鹅蛋一点点往岸上扒。终于抓到手里了,两只鞋子里早灌满了水。噗嗤噗嗤跑回家,将鹅蛋交给母亲,咽口吐沫,骄傲而猴急地等待一顿美餐。

  从此便中了毒,逮空儿就往坑边跑。再也顾不得鸭儿鹅儿鱼儿的了,围着大坑一圈圈转,目光自始至终射向水底。

  有时,去坑边是领了圣旨的。村子上空升起炊烟的时候,母亲在厨房朝我和姐姐喊,鸭子还在坑里,去唤回来吧。

  平时,我总是跟在姐姐后面,朝坑边跑。那天,我脑子里忽而闪过一个奇念,对姐姐说,你从北面,我从南面,唤回鸭子后,咱们一起赶回家。说完,我撒腿飞跑,一口气跑到坑边,正巧鸭子走上岸来,我径直把它们赶回家。

  过了好一阵子,天都黑完了,姐姐才进家门,气歪歪失落落地说,鸭子不见了。话音未落,院子里响起嘎嘎嘎的叫声。姐姐生气好几天没理我,我欢喜了好几天,终于报了“姐姐灵动,妹妹笨拙”的仇。

  忽而传来呜呜呜的声响。一个男孩,嘴里含着一只柳哨,鼓着腮帮正吹得起劲。悠扬的声音,和着柳烟,袅袅娜娜,飘向岁月枝头。

 
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懂了泪水,就懂了人生